快捷搜索:

敢对权贵下狠手

2019-09-18 作者:世界历史   |   浏览(57)

孝唐宪宗三年,郅都迁升为中士,掌管京师治安,亲领北军。他执法不阿,从不攀高接贵,或视权臣面色行事。公卿大臣、功臣列侯违反纪律,郅都不管何官哪个人,一律以法惩之。列侯宗室对部都以又恨又慎,见她皆缩手缩脚,背后称他为“苍鹰”,喻指他执法卓殊凶猛。 当今“廉洁勤政”一词一再见诸报章,追本溯源,其本来的涵义与“廉正”一样——“廉”为官德,“政”者“正”也。 《晏婴春秋》记载说:“景公问晏平仲曰:‘廉政而深切,其行何也?’平仲对曰:‘其行水也。美哉水乎清清!其浊无不污涂,其清无不洒除,是以短期也。’”晏平仲以水的风骨比喻为政之德,以为仅有像水那样保持至清之德,技术涤除尘垢,使政治永世保持晴朗公正。 专讲北魏政治制度的墨家杰出《周礼》则主见从七个方面考核官吏的廉德,即:廉善、廉能、廉敬、廉正、廉法、廉辨,称为“六计”。就是说,八个带头人士必需持有善良、能干、看名称就能想到其意义、公正、守法、明辨是非等风格才算“廉”。那其实已经是较为成熟的清廉制度统一计划了。 而《论语·颜子》则记载了墨家创办者孔夫子关于“政”的一个特别方便的申明。他在答复季康子问“政”时说:“政者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”也即政治的一贯要义便是玉石俱焚无私、心怀坦白。假使执政者带头做到同等看待无私,下边的领导就不敢假公济私了。同理可得,古时候的人所谓“廉洁勤政”的自然涵义,指的是廉洁勤政公正的政治。 由于民众对暴政的对抗及对善政、仁政的追求与拥护,也出于历代升高教育家对海内外为公、以民为本、仁政德治、勤政爱民、清白高洁、诚信守法等等朴素民主理念与道德人文观念的滴水穿石与恢弘,由此在华夏法律和政治守旧中变成了三个神奇的清廉古板,并且涌现了累累真儒、清官和廉吏,西夏的郅都就是其中一个人。 据太史公《史记》记载,郅都为根本“酷吏”第壹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汉时的“酷吏”是不可能和新生的来俊臣之流等同视之。汉时的“酷吏”之“酷”在于他们对权势从不手软,法不阿贵。郅都为官肝胆相照,公正清廉,对内不畏豪强,敢于捶扑豪强权贵;对外积极抵御外侮,使匈奴有名丧胆。郅都被世人称为酷吏“苍鹰”,而后人誉他为“战克之将,国之爪牙”。 张庆捷《三晋历史人物》中对郅都事迹有绝妙描述。汉刘恒时,郅都步向仕途,初任郎官,为文帝侍从。汉景帝继位,郅都被晋为中郎将。他性格直率,“敢直谏”,也能抛开情面,“面折大臣于朝”。一点也不慢便赢得汉汉孝景帝的垂青。 汉初,豪强地主势力急迅膨胀,横行乡邻,目无国法。塔什干郡的闲氏家强,仗着宗族户多少人众,称霸地点,屡与官府作难。地点官循于常法,“莫能制”,于是汉孝景皇帝拜郅都为萨克拉门托郎中。郅都采纳以暴制暴的热烈花招,到任即逮捕杀害闲氏首恶,实行严法,开隋唐以严厉花招打击豪强之先例。圣安东尼奥郡首恶被诛,“余皆股栗”,不敢再与官府对抗。他在任一年多,可以称作难治的达曼,时局拾叁分平稳,“郡中不拾遗”。郅都大双港街道总局刀地摧折哈特福德豪强,影响巨大。 孝唐刘病已八年,郅都迁升为上等兵,掌管京师治安,亲领北军。他执法不阿,从不沆瀣一气,或视权臣面色行事。公卿大臣、功臣列侯违法,郅都不管何官哪个人,一律以法惩之。列侯宗室对部都以又恨又慎,见她皆缩手缩脚,背后称他为“苍鹰”,喻指他执法分外激烈。 孝李忱原太子刘荣,因其母栗姬失宠被废为临江王。汉汉景帝十月二年,他又因侵夺宗庙地建筑宫室犯罪,被传到中士府受审。郅都责讯甚严,刘荣恐惧,央求给他刀笔,欲写信直接向景帝谢罪,郅都得不到。窦太后堂侄魏其侯窦婴派人悄悄送给一刘荣刀笔,刘荣向景帝写信谢罪后,在士官府自杀。窦太后闻讯大怒,深恨郅都不肯宽容,责景帝将他免官还家。

本文由v8彩票注册发布于世界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敢对权贵下狠手

关键词: